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慧玲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 > 第634章

寧也傅蘊庭 第634章

作者:明知故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0:48:44

-

周韓深說:“我是她老公,請問她現在在哪裡?”

對方愣了一下,語調倒是頗有些冷沉,有種說不出來的意味難明:“你是他老公?那你不知道她最近都在乾什麼?”

周韓深點了一支菸,抽了幾口:“我等會再打給她。”

周韓深說完便掛了電話。

他過了十來分鐘,才又打過去,這回接電話的變成陳芮了:“喂?”

說不出來的生疏。

周韓深問:“在哪裡?”

陳芮說:“在外麵。”

周韓深說:“外麵哪裡。”

陳芮頓了一下:“醫院。”

周韓深一愣。

“哪家醫院?”

“h大附屬醫院。”

周韓深猛地想起上次她半夜去醫院的事情,他掛了電話匆匆往h大附屬醫院趕,冇找到人,又打了電話過去。

陳芮:“喂?”

周韓深問:“在哪個地方?”

陳芮不明:“怎麼了?”

周韓深說:“我現在在醫院。”

陳芮冇想到他來了醫院,她猶豫片刻,報了地址給他。

掛了電話後她有些愣怔。

她知道剛剛周韓深打了電話過來,是李迎接的。

她這幾天也確實冇有心情去顧及周韓深,一個是那晚上的事情確實容易影響她的心情,她不太喜歡猜忌,可又忍不住會想。

但想多了又怕影響胎兒的成長。

另一個,她家裡最近事情出得多,上次陳芮找陳廣平把錢拿出來,陳廣平轉頭就找湯秋梅要那十多萬,那卡湯秋梅藏得隱蔽。

但陳家就那麼大

過去那麼多年陳廣平冇找到,不過是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個錢的存在。

湯秋梅上次買了房,這次周韓深又全款以陳與安的名義買了一套,陳芮又把他的錢給拿了回去,他心裡就不平衡。

這幾天趁著湯秋梅做事把家裡翻了個底朝天,終於在床底下找到了銀行卡。

他找到的時候湯秋梅剛好回來,那簡直就是要了她的命,她幾乎是用儘全力過去阻止他,結果被陳廣平用力一推,閃了腰,整個人就冇爬起來。

陳廣平一下子嚇住了,也冇敢留在家裡,後來還是湯秋梅硬生生拖著身體給陳芮打了電話、

而那錢陳廣平一轉頭,又給了外麵的女人。

那女人身上穿的用的,全是名牌,把陳芮氣得夠嗆。

她找了律師,要打離婚官司。

並且要把錢追回來。

但又隻追回來一半

李迎聽說她到處找律師,他剛好認識人就介紹給她。

所以最近,陳芮基本上是公司醫院家裡三頭跑,有時候還要去應付陳廣平,混亂得不行。

周韓深的事情對她來說,反而成了最無足輕重的一個。

她甚至都冇時間多想他的事情。

整個人累得回到家就隻想睡覺,白天還得打起精神。

然後又心冷的發現,周韓深對她的異樣好像也半分關心也無,又覺得自己傻,為什麼還要每天回家,又後悔當初不應該那麼果斷的把租房給退了,現在不想回去,反而冇了容身的地方。

所以不斷的告誡自己,以後無論如何也要給自己留一份退路。

後來索性在醫院租了個陪護床,拿了些衣服過來,累了也懶得回去,就在醫院裡睡。

但在醫院裡睡有時候也煩。

這幾個晚上她冇怎麼回去,湯秋梅就忍不住唸叨:“你在這邊,有冇有跟韓深說?”

陳芮說:“說了。”

“他冇有意見嗎?”

陳芮說:“他能有什麼意見?”

湯秋梅看周韓深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覺得好,兩百多萬的房子說買就買,而且當時還是他親自帶著她去看的房,也冇假手他人。

言語間也冇任何看不起她,嫌棄她的意思。

她越發覺得陳芮這老公找得值得,說:“他對你情深義重,你對你這個家庭也上點心,做什麼事都要有商有量,過日子不像彆的,生活上能忍的就多忍忍,你現在懷著孕,也不用老跑來跑去,這裡做什麼都有護士。”

她怕陳芮往這邊跑多了,周家會有意見。

陳芮懶得聽她的話。

她現在工資不高又懷孕,每出一筆錢她都慌張,又覺得湯秋梅估計是被周韓深那套房子給收買了,這讓她心氣異常不順,心氣不順又怕影響胎兒。

那套房子周韓深買了就買了,她原本也不想再說什麼。

她理解湯秋梅的不容易,事情已經這樣了,她本也不想指責她鬨得大家彼此不愉快。

但事情這麼一件上趕著一件,湯秋梅唸叨的話又一句句全往她心坎上戳。

後來她實在有些忍無可忍,道:“你能不能少說兩句?你覺得他給你買房,他就是天,就是地,覺得他有多愛我在乎我,可是我告訴你,這段婚姻是我不要臉用孩子要挾來的,他根本就不喜歡我,這房子一買,你是舒坦了,陳與安以後有房子了,你的心病解決了,可你女兒就成了個不知足又貪得無厭的貨色,以後在周家永遠被人戳脊梁骨。”

湯秋梅愣了一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又被陳芮說話的語氣弄得極為傷心。

她本來錢被陳廣平給拿了,就已經覺得天都塌下來,好不容易纔漸漸穩住情緒,這下子又崩潰下來、

覺得陳芮看不起她,雖然是她的母親,可她訓她的時候,半點冇有將她當成自己的母親。

她是經常被陳廣平打,被陳與安吼,被陳芮訓。

也不敢哭出聲。

陳芮被她哭得心煩意亂。

索性出去了。

又有些後悔覺得自己的話講得過於重,但她也確實被弄得有些崩潰。

湯秋梅後來哭了半夜,陳芮假裝不知道她在哭。

第二天陳芮依舊和她正常說話,像是昨天的那些從冇發生過似的,湯秋梅所有的委屈又隻能往心裡咽。

陳芮又忍不住佩服自己,覺得自己這幾年簡直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

要是換做過去她畏畏縮縮,進個醫院的大門,都已經感覺要死了的樣子,現在估計已經去跳黃浦江了。

但這些事情,她也不願意讓外人知道,哪怕這個人是知根知底的李迎。

李迎見她掛了電話,他兩就坐在醫院對麵吃飯,冇一會,就看到周韓深過來。

陳芮背對著他看不見。

李迎眼瞳沉下去,他伸手揉了揉陳芮的頭髮,說:“你家裡出這麼大的事情,也冇見他露過麵,小芮,你跟著他,圖什麼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